执念

很多时候一个人会对这个庞大的城市心生厌倦。一次次心生厌倦,却总在即将逃离的边缘被人拽回来。

但凡决定留在一个城市的原因,要么理想,要么爱。

工作的时候,有个只与我一面之缘的人开玩笑似的评价我“八面玲珑”。
想起大学时,因人缘不好,羡慕同宿舍的人,羡慕他被人评价为“八面玲珑”。
那时低头看看自己,像只丑陋的刺猬,伤人伤己。
现在的自己的决绝会超出自己的想像,对人或者事情,越来越干净利索不再拖泥带水却又带了圆滑世故。

刚刚看到自己年少时的照片。
光着脚丫坐在大石头上,映着水光笑得两颊都发光。身后是小小的瀑布。

那一年,才14岁。
14岁,刚认识一些人,尚不知道此后会跟他们分道扬镳。
24岁,以为和爸妈吵架冷战就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。

然而时间一晃,就到了25岁的时候。
十年过去,身边的人果然经过了一次大洗牌。

那年在摇晃长途车后座约定以后要一起长途旅行的人们,此刻不知四散去了何方。
纵使再见面也不会有那时情意的十分之一了。

人心,是最善变的。

14岁,什么都不怕,不怕未来要披荆斩棘,更不怕未来是暗黑色天空。
24岁,什么都不期待,拿到手上的才是实在的,其他一切都是虚妄。

现实是,一切的一切,不过口吐莲花终落泥沼。
而到底,是要陷在泥沼里,还是从泥沼里再开出花来,只能靠身为种子的自己。

我不期许任何事情。
因我知任何事均需自己亲手得来放进口袋才算安稳,别人的都是暂放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